倾黛是黛不是呆

这里倾黛
可以叫我黛黛
写文ooc严重的咸鱼

主全职叶蓝/喻黄/周江/方王
雷点周叶/叶橙/叶受向
全职cp洁癖很重
写过ABcp向就不可能写AC或BC向
cpy女孩

欢迎勾搭
请多多关照哦
以上

【默读/全职】你掉的是这个闻舟还是这个文州呢?

忽然撸了个鬼畜的同音/声优梗2333


早就想这么干了哈哈哈哈哈!


ooc,文笔烂,不撕逼,两个作品我都爱!


舟渡,喻黄,叶蓝


费渡最近打算开发泛娱乐相关产业,在一群人开会开到秃头后,终于拍板决定把目光投向《荣耀》——当下最火的游戏,受众广,影响力大,年轻人中很有话语权的游戏,再合适不过了。


可《荣耀》那么多相关角色,要由谁来敲开费氏集团泛娱乐产业的大门呢?这个问题又让项目策划部的大家犯了难,然后又是秃头会议,最后讨论出了一个候选名单——叶修、周泽楷、王杰希、黄少天。在联盟里影响力大,实力厚,饱受粉丝喜爱,这几个人无论谁都一定会为费氏集团带来极大的收益。


可是当真正联络起众人时,费氏的员工却实在犯了难——


“什么?费氏的代言啊?啧,那我可实在不行啊,为什么?啧,我们家也做这个啊,就上个月,我弟还因为和费氏竞标一个项目三天没睡啊。而且我钱攒的够养我媳妇儿了,没必要是吧——‘叶修!谁是你媳妇啊!’——诶,小蓝你别不……嘟嘟嘟嘟”


——费氏员工:真好,话说我怎么感觉听到了老板的声音?一定是我忙晕了!


“呃……代言啊,他们说太多了,不让了。谢谢。”


——费氏员工:…………原来沉默……可以隔着电话线传染……


“我觉得这种事交给战队管理层处理比较好,既然管理层拒绝了你们,你们也没必要再联系我了,最近队里的训练任务比较重,承蒙抬爱了,谢谢。”


——费氏员工:嗯,好,知道了,老父亲。


最后,万众瞩目的,黄少天,终于……由于费氏员工实在承受不住第四次打击了,在一群人的怂恿下,项目策划部之光,陆仁贾带着大家鼓励的目光,带着黄少天的电话号码,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难得一见,总裁竟然在几个电脑显示屏后的大办公桌上,头一点一点的……打瞌睡……路过的陆嘉看陆仁贾在费渡办公室门口,欲言又止,止言又欲,于是陆嘉决定做一回大好人,接过陆仁贾手上的文件,目送他用逃难般的脚步离开这里。


“啧,看来费总家那位,昨天又没有让费总您睡个好觉啊。”费渡一下被惊醒了,陆嘉把文件往他面前一放,顺口吐槽道。“陆嘉你都敢……算了,看来你还是工作量太少了。”费渡笑道——现在费渡还是喜欢和下属开玩笑,大家都不会当真,但是现在费渡的笑的确是真心实意的了。


陆嘉先出去了,费渡翻开手上的文件,是最近那个有关和《荣耀》合作的项目的,哦,最后敲定的代言叫黄少天?听说过,只是不怎么关注这方面,哦,形象履历都还不错……嗯?项目策划那边的人啊……胆子都这么大了?费渡叹口气,拨通了档案上的电话。


“喂,你好,请问……”费渡话还没说完,那边就炸开了——


“诶!小许你换电话啦!最近在B市怎么样?老叶有没有欺负你啊,要是欺负你你可一定要和我说啊!不过话说老叶最近怎么都不同意和我PK啊!还有还有小许,你如果打老叶,让他跪搓衣板千万别手软啊!——文州文州我想吃这个——诶,文州刚刚跟我说下周去……”


费渡一下就明白对方这是把自己当别人了,但费·被自家醋坛子传染·渡敏锐地察觉到对方话里最后一句——“wen zhou跟我说……”???


??????????????????????????????????????????????????????


费渡皱起了眉头,抱着对自家中国队长的信任,很自然而然地接下话:“嗯,所以你现在是和他在一起是吗?”


“对呀,现在和文州在外面吃饭呢,好不容易熬到冬假了,就这几天可不得好好玩玩吗!终于可以出来玩啦,老叶现在估计挺闲吧,小许你可一定要让他和我PK啊!文州不就和我说下周有时间……”


费渡越听越不对,甚至他都没有细想,仿佛他神经里多疑恐惧的那一条又被挑起了,“是这样啊,不过我好像打错电话了。”,有礼貌的费总就这么……挂了电话。


黄少一脸懵地看着通话界面,正巧喻文州点餐回来,看他一脸问号,就问“刚刚不是在和小许通电话吗?怎么了?”黄少天嘟囔了一句:“没事,遇见了一个怪人吧。”喻文州看他这个样子实在可爱,伸手在他头上揉了一把,今日份的吸黄√


费渡深呼吸了几下,没打算顺一顺事情的来龙去脉,就直接拨通了骆大队长的电话——最近市局挺闲的,骆闻舟有大把时间上班摸鱼。


“费事儿,怎么了?”骆队很少接到大忙人费总的查岗电话,甚至那件事过后,他接到费渡没有预警的电话都会有点心慌,虽然现在好些了,但毕竟……


“闻舟,你在哪里?”费渡皱着眉问到。


“嘿,这个点儿不在市局在哪里?费事儿你怎么了?怎么忽然问我这个?你是不是……”


这个时候费渡觉得自己没来由地清醒(并不),“闻舟,我听到你话筒里的风声和喇叭声了。你到底在哪里?”


骆闻舟笑了一声“果然,瞒不过你,费渡,从你的办公室往下看——”


费渡愣住了,理智逐渐复苏,握着手机往下看——裹着全黑羽绒服,还捧着一束紫色包装纸的玫瑰花,带着眼镜的费渡看得很清楚,这不就是……


费渡看着下面那人,正巧,骆闻舟也抬头,朝他的方向望过来,费渡忽然就很没来由地笑起来,“你请假了?”“嗯,今天没事。”“可那束花好丑。”“……你等着我上去。”


……………………


费渡第一次用这样……简单的原因去怀疑(?)一个人,他或许从来都不可能真的因为……这样的事去不信任骆闻舟,但说实话,他有点喜欢这样的过程,就像所有恋人间那样,彼此吵吵闹闹但是却很平淡幸福。


远在G市的喻黄二人:???


莫名被call的叶蓝二人:???


鬼畜脑洞,可能写的不够鬼畜……吧……


tag个人意向,有意见可以直接提2333


【全职/多cp】何谓爱情?

内含:叶蓝,喻黄,方王,韩张,周江

瞎写警告。化学课和语文课真适合摸鱼


【叶蓝/修远】

何谓爱情?

修远。

为何?

“修”者,潜心专注谋一事

“远”者,心之所向之远方

“修远”谓——

为了心所向往的地方,我潜心修炼,但我知道,我的诗与远方,是你,心之向往,亦是你。


【喻黄】

何谓爱情?

喻黄。

为何?

“喻”者,通晓明理

“黄”者,一共一由

“喻黄”谓——

我曾明白书里说的一切一切有关所谓爱的缘由,但从遇见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只想和你共执手白头。


【方王】

何谓爱情?

方王。

为何?

“方”者,度量天地

“王”者,至高无上

“方王”谓——

或许我不可以给你浩渺江山,但在这一方天地之内,你,不,是您,是我唯一的王。


【韩张】

何谓爱情?

韩张。

为何?

“韩”者,谐寒三九寒冬

“张”者,松弛自然轻松

“韩张”谓——

我像一只警惕的野兽,抱着防备的心理对待这个世界,然后我看见了你,冰山消融,冰河开冻,我缴械投降,成为一只温顺的大猫。


【周江】

何谓爱情?

周江。

为何?

“周”者,轮回不止,周而复始

“江”者,浩荡不息,奔流而去

“周江”谓——

你只管向前奔去就够了,别怕,我在你的背后,别怕,我在路的尽头,如果来世真的存在,我希望和你,是永生永世。


【我不清醒】

何谓爱情?

我和喻文州。

为何?

因为我没睡醒,我不配在喻黄的绝美爱情里拥有姓名155551


【表白喻文州向】一封那个世界普通喻粉女孩写给母亲的信

取材生活,略做修改,多有不足,请多担待。


那天晚上您看见我校卡里夹的“喻文州”,忽然就问我:“喻文州是谁?”当时我脑内呼啸而过几十个答案——我男朋友,你女婿什么的……最后我挑了一个最中规中矩的答案:“一个电竞选手,你就当我追个星吧…”


您明显很失望,可能您觉得我喜欢一个电竞选手还不如早恋来的痛快,您觉得他们就是一群网瘾少年,需要杨×信电击治疗的那种。但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我想和您讲一讲,我追的“星”。


“喻文州,男,2000年2月10日出生于G市。主要成就:荣耀第六赛季冠军,第八赛季亚军,荣耀中国国家队队长,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这是他×度词条里的内容,我猜您一定偷偷搜过了吧。可能您不能理解为什么打个游戏还得分出个冠亚军来,但无论如何,即使是您以一个外行的身份来看,这份履历看起来都是十分光辉的。


可是只要稍稍关注一点荣耀的人就会知道,这份光辉的履历背后,却是他们这个行业中最没有天赋的选手。即使您不了解电竞行业,您也知道他们是靠手吃饭吧,不凑巧的是,他的手速放在电竞行业里,实在是不够看,同期选手的手速是他的1.5到3倍,意味着他天生就不适合吃这碗饭。


不适合,但他放弃了吗?显而易见的没有。从出道初期被所有人质疑,嘲笑,再到努力和每一位队友磨合,认真研究每一位对手的特点,逐渐找到自己的定位……最后带领着他的队伍走向胜利甚至带领国家队拿到世界冠军……


很励志吧,就像您常对我说的,没有人的成功是大风刮来的(除了唐×),有人说上帝给喻文州关上了一扇门还顺便夹了他的手指,但他就用这双手,打碎了上帝未给他开启的那扇窗,他是自己的救世主啊!


我只是默默无闻地喜欢着他,我知道他一切的光鲜亮丽,一切的少年意气,但是……我所未能触及的,是他背后一切一切的努力,我简直无法想象,在他当年与我年纪相仿时所遭受的嘲笑和质疑是怎样将他磨炼成今天的他,他的淡然与冷静背后,究竟历经了多少。


您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喜欢这样一个与我毫无联系的人吧?大概像许多恋爱中的姑娘,因为他温柔而强大啊,他温柔到不愿让任何一个队友改变他们的风格,尽力让每一个人都能在赛场上出彩,又强大到可以让他们都可以不改变自己来取得胜利。他强大而令人心疼,温柔而又坚韧。我喜欢他,因为从他身上,我明白没有什么是所谓老天注定的,天赋不够从来都不是放弃追逐梦想的理由!他是我的光啊!


我就是喜欢这样一个人,一个与我毫无联系的人,一个坚韧努力的人,一个强大而温柔的人,一个叫喻文州的人。


以上

由那个世界,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写下。


如果我做数学题也有这么清晰(雾)的思路,估计我数学都151了哈哈哈

【苏沐橙中心】小橙子的二十年

*首先是联文♡@五谷丰登蟹老板🐟🐕

*孤儿院阿姨视角

*出现了,我这个拉低太太联文水准的人

*ooc和私设满天飞

*一句话莫橙

接受得了就往下吧!

人老了,这记性就不好了,但你要让我说点关于小橙子的事,我这个老婆子还是说得上几件的。

小橙子那会儿才六岁,小小的白白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可漂亮的小姑娘了。就是可惜了,本来小公主似的人啊,爸妈都空难走了。跟着哥哥在亲戚那儿吃了半年的百家饭,最后还是他们表舅妈看不下去把他两送来我们这儿的。

第一次见到小橙子,她就紧紧的跟在哥哥后面,攥着哥哥的衣角怎么都不放手。她哥哥——就是阿秋,那会已经十岁了,特别懂事的孩子,自己一个人就办好了自己和小橙子的入院手续。这就算正式入院了。

小橙子可乖了,又有礼貌,见到我们每个人都甜甜地喊阿姨。院里的小孩子们也都愿意和她玩。也对,又白净又听话的孩子谁不喜欢呢?

后来,好像来了一对夫妇,我没记错的话是b市人,家里有两个男孩双胞胎了,说是想领养一个女孩,免得家里太闹腾。

阿秋那会儿懂事啊,悄悄求那夫妇领养小橙子,那两人一看小橙子那么乖,便也想领养她。

本来一切都说好了,但是小橙子就是不同意离开。就整天抱着阿秋,说什么都不肯撒手。

院长看着急了,就上来硬掰她,小橙子就哭,哭的哇哇哇的。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小橙子哭,还哭的那么凄厉。

最后大家实在拗不过她,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又过了有几年吧,阿秋初中毕业了,也到了可以打工的年纪,就打算从这里离开了。

小橙子才小学毕业,本来我们是不想她跟着阿秋出去的,兄妹两才多大啊,谁放心呢?但她一到关于阿秋的事就也别犟,我们劝不动她,只好同意她跟着阿秋出去住。

h市就这么大一点,在商业街那边,我再次遇见小橙子了。

小橙子长的比我高了,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这下长开了更好看了。围着条围巾,手里端着一冒着热气的保温盒。

她看见我过来,就和我打招呼,我们寒暄了几句,她还是那么懂事。我问她阿秋呢,她指了指旁边的网吧。我有点不太高兴,毕竟网吧在我看来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没想到,阿秋就这么走了。

陪小橙子回来取阿秋遗物的是一个姓叶的男孩,好像是阿秋的朋友。

那个男孩先出来了,小橙子一个人待在阿秋原来的房间里很久没出来,我们也不敢随便开门进去,就隔着房门听着小橙子的抽泣声。

小橙子哭了很久,最后院长进去抱着她,和她一起哭。阿秋那么好的孩子,我们其实打心眼里舍不得啊。

那天过后,我就很久没见过小橙子了。

过了好几年,院里一个喜欢研究电脑游戏的孩子指着一张照片问我“这个姐姐是不是以前在我们这里啊?”

我一看,是小橙子。

照片上赫然印着“嘉世战队——苏沐橙”。我一直小橙子小橙子的喊,都快忘了小橙子还有“苏沐橙”这么好听的一个大名。

我告诉那个孩子小橙子是我们这里的,小时候可听话了,比那孩子听话多了。

不过听那孩子说,小橙子去打游戏了,不对,他说的是电子竞技,我老了,也不懂这些,反正我知道小橙子可有出息啦,还有不少粉丝,和个小明星一样。

之后我也有意无意地注意着网上有关小橙子的新闻。我家孩子也喜欢打那个叫“荣耀”的游戏,他也喜欢在我面前提起小橙子。比如小橙子他们又获胜啦,又输了,或者怎么怎么样的。

那个陪着小橙子来过的男孩好像也是打电竞的,但我不确定,只是隐约记得这两人名字一样。不过也差不多,反正小橙子又出息就好了。

之后啊,我听说小橙子进了国家队,我家孩子还非要我和他一起看这个比赛的总决赛。我也看不懂屏幕上花花绿绿的在干嘛,我只看见镜头里面的小橙子眼中闪烁着那种耀眼的光芒。

最后,他们赢了,小橙子这是为国争光了。我也高兴啊,就好像自己看着的橙树苗苗终于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我没想到我还能见到小橙子,在她的婚礼上。院里的阿姨都接到邀请了,正好我那天轮休就去了。

小橙子比前几年更好看了,穿着婚纱的样子很漂亮,真的。

现场都是年轻人,我也没啥好玩的,还是小橙子主动过来找的我,新郎也跟着过来了。我看是个安安静静的小青年,挺沉稳的样子。

小橙子和我聊着天,那个小青年就在一边给小橙子剥瓜子,听我们聊天。

很般配,真的。

这一年小橙子二十六岁,距离我第一次见到她过了二十年,这二十年,小橙子真正长大了,不是那个跟在哥哥后边的小女孩了,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一个老婆子在一个深夜里想着一个女孩的过去,希望这个女孩可以把握住当下的幸福,然后有更好的未来。


写的不好,请各位提出意见,谢谢♡

【肖戴】我家怪盗小姑娘

*提前祝小戴生日快乐!么么扎!

*文笔渣,写不出小戴十分之一的好

*ooc和私设满天飞

*大概可能应该是个怪盗pa吧

*可能可能可能小戴生日当天还会肛一篇出来
  (↑不要乱立flag)

接受得了就往下吧!


这几天雨下的真大。

少女随手把东西揣进大衣口袋里,撑了把大伞就出了门,暗沉的黑色大衣掩不住下摆露出的裙子的蕾丝,靴子上还绑了两条丝带。

她要去Glory酒馆,开在贫民窟后边的巷子里那家。

出门的时候,那只黑猫就一直跟着她了,她当然是注意到了,但是没有把它驱赶开。

大雨把贫民窟本来肮脏甚至粘鞋的地洗刷地干净一些,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走着,担心调皮的孩子踩起的水花沾湿她的衣摆。这条裙子她一般是舍不得穿的。

才走到Glory门口,里面熙熙攘攘的声音就传出来了,不用想都知道大胡子米叔肯定又在起哄了。

她推开门,服务生顺手就接过她的雨伞和大衣,帮她收好。她把东西从口袋里拿出来,攥在手里。那只黑猫还跟着她,但是没有人把它拦在门外。

她穿过人群,和相熟的几个朋友打过招呼,本来在人群正中的米叔也向她挥了挥手,她向米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径直走向吧台旁的角落。

又被他抢先一步了。

那先生本来认真的调试着手上的钟表,听见靴子登登踩在地上的声音就抬起了头,果然,小姑娘真歪着头盯着他。

“队长,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让猫跟着我了好么?”小姑娘不高兴了。

那只猫此时跟了过来,跳在那先生的腿上,毛有些湿了,但还是试图求表扬。

“我们小魔女,前晚你才拿了伯爵女儿的东西,现在到处都是找你的人,你还真是不怕啊。”先生没有和她生气,只是无奈地笑笑。

小姑娘一提到这件事就来了兴趣“队长我跟你说啊,那天要不是你做的靴子可以插枪,估计我就被逮住了诶!好险的!”

先生看见小姑娘这样子,揉了揉她的脑袋“妍琦,以后要听话一点哦,不然我就不给你做道具了。”

小姑娘明显更加不高兴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去拿她的东西么?”说着,从手里拿出那条项链。

先生笑了笑,小姑娘跟了他这么多年,想什么他当然清楚。就比如现在。

先生拿过她“偷”来的那条项链,变戏法似的拿出另一条。

先生走到她的背后,为她系上,然后凑到她的耳边:

“生日快乐,我的小姑娘。”

「以后你每一年的生日礼物,
              应该都由我来送,
                   我的小姑娘。」


(灵感来自snh48h兔的新公演《头号新闻》里的《无声的探戈》(但我是s兔粉嘻嘻嘻),没有很好的表达出来我想写的吧。。。)

【邱宋邱】保安不是你想当,想当就能当

*看门小妹视角【邱宋邱无差】

*文笔渣,写不出邱非小可爱的好

*ooc与私设满天飞

*私设十三、四赛季左右

接受的了就往下吧

我,女,22岁,重本大学本科毕业生。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看大门,是的,你没看错,看大门。嗯,说的好听一点,叫做,保安(好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啊)。

故事说起来有点复杂。大概就是我在刚毕业闲着没事的时候,我看茗乾绿场子,啊呸,大门的二舅在搬东西的时候闪了腰,然后我妈以锻炼我为名,把我赶去帮二舅看大门。

再然后,我们亲切的夏总在一次视察员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想的,把正窝在保安室里打荣耀的我,调任了?!具体就是把我从一个大门,调到另一个大门。。。

当我站在(我将要看的)大门前时,内心疯狂赞美夏总!夏总你是电,你是光,你是……(捂嘴带走)对对对!我要看的场子是——嘉!世!的!

嘉世啊,那可是我初入荣耀圈的信仰啊,虽然重新回到职业联赛中的新嘉世不如之前那么辉煌,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对它的喜爱!还有邱非小可爱和闻理小可爱,啊,我反复死亡!

嘉世毕竟以前是个大战队,即使重组后环境还是很棒的。人是肯定不如以前多了,但是邱非队长对大家都很好(上至队员下至我养的猫那种好),嘉世就像一家人一样,emm,反正大概比老嘉世的氛围好吧。

关于老嘉世,我大多都是从同为保安的老刘那里听来的,以前只知道叶神很nb,二翔很可爱,还有沐沐女神很美。现在从老刘那里听说各位大神的八卦,比如二翔喜欢半夜偷偷出去吃宵夜,沐女神喜欢熬夜看电视剧之类的(嗯,包括叶神最喜欢抽的烟的品种)。

不过邱非小队长的八卦倒是没怎么听他提起过,不过也对,一个二十岁出头,遵纪守法,不抽烟,不喝酒,不熬夜的好青年也实在不该有啥小八卦。

保安的工作当然闲啊,也就没事挡挡太过疯狂的粉丝,收收快递,之类的。偶尔上个夜班,也就窝在保安室了追追剧,打打游戏,都法制社会了,谁还有事没事当小偷啊?!保安的意义何在啊?!

直到一个月黑风高的午夜(bushi),我第一次觉得这个职业是多么的重要!

那时,我一个人待在保安室,听到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保安,我的第一反应:自家猫主子!

这时我家主子却从桌子下钻了出来!那外面的是?!贼!

我反手拿起跟特长的杆子就出了门,月光的照耀下(前面不是月黑风高么?!/捂嘴带走),只见一个人扒在墙头上!

我定睛一看,穿的还挺人模狗样哈!等等,他胸前这一个反光的是!霸图队徽!我5.2还在月光下贼啦好用的视力告诉我,这是个霸图粉!

这性质可就不是贼那么简单了啊喂!想想以前网上有叶神去霸图打比赛被不明人物泼了不明液体的传闻(乐乐:qnmb的不明人物!),搞不好这是哪个霸图粉准备谋害我们嘉世!!!

我鼓起勇气,一句话没说,拿起杆子就往那人身上怼,估计他也没扒紧,从墙头上栽了下去!我也吓得有点懵,不过那面墙不是很高,那个人,应该,大概,可能,不出意外的话,没事吧……

第二天一大清早,就有人来找邱非小队长。竟然是霸图这个赛季刚接任队长的宋奇英,我当时的脑内弹幕是“woc,不会我昨天打下去的是霸图高管之类的吧?!要他们队长亲自出面弄我么?!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我想也没想就给他放行了,他径直走上楼。过了好一会儿,都到午饭时间了,本来不值班的老刘却回来了。一进保安室就问我“昨晚你是不是把什么人从墙头上打下去了?!”

我心下一惊,完蛋,出事了“是。。。是啊,怎么了?”

“你个熊孩子!那是宋奇英宋队长啊!你是不是傻?!把人家腿都弄着了!还好没啥大事。”老刘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戳我的脑门。

“宋队长?他大半夜扒嘉世墙头干嘛?”我有点懵逼,不对,是十分懵逼。

“你不知道宋队长和邱队长在一起了么?人家小情侣喜欢翻墙头你管得着吗?一看就读书时候没谈过恋爱,你刘叔我以前啊,可还是……”

“等。。。等等,老刘你刚刚说啥?!”我的大脑一下有点绕不过来,有点卡机了。

“我以前在学校里谈恋爱啊。”老刘还在追忆他的青春年华。

“不对,上一句,邱小队长和宋队?在一起?!”

“是啊,你不知道么,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啊……”这下换老刘一脸懵逼了。

这时候,邱小队长和宋队一起出来了,看样子是要出门吃饭,我静静看着他们十指相扣的手,给了老刘一个了然的眼神。

很久很久以后,我在茗乾绿的公关部办公室里,听着几个同事再说最近一场新嘉世和霸图的比赛,什么两家宿仇啦,什么十几年对手啦。

我呵呵两声,一看就没谈过恋爱啊!年轻人!

「一直想要青春里有个人,冒着被保安抓住的危险,晚上翻墙来找你——鲁迅没有这么说过」

(注:灵感来自我班某男生周末翻墙进学校拿没带回家的作业被保安怼下来。翻墙后果惨重,不要模仿)

【喻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着他,眼睛里是有光的

*记者小妹视角

*文笔渣,写不出喻黄十分之一的好

*ooc和私设满天飞

接受得了就往下吧!



我是一个电竞记者,说的准确一点,是一个以荣耀为主的电竞小报的记者。

我们报社论规模肯定比不上电竞之家那种大报社啦,但是在业内还是算可以的啦。

我刚参加工作那年,荣耀第六赛季,主编让我跟着一个前辈一起跑报道,因为那会还是小新人,所以稿子大多是前辈写的,我就负责拍照和录音之类的。

那个赛季从一开始,蓝雨就表现得非常好,人气也很高,导致我们三天两头就要跑一次蓝雨的新闻。

说实话吧,采访黄少真是挺让人崩溃的,每次都要准备两只录音笔,采访完了还要和前辈一起,把他一大堆垃圾话里有意义的挑出来,他虽然话多但是有价值的真的不多,回答问题都挺滴水不漏的。每段录音都要好好听很多遍才能挑出一些有用的。(这也让我有一段时间里做梦都是黄少的声音在耳边叨叨叨叨叨叨)

也是在这个赛季,我粉上了喻队,想当年我还是一个死宅女大学生的时候,还吐槽过很久喻队的手速,现在看来我那会真是被猪油蒙了心哇!

真的,喻队是一个特别好的人,赛场上下都给人一种谦谦君子的感觉,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眉眼之间尽是温柔,大概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了。

那个夏天是属于蓝雨的,属于这支我最喜欢的战队!

当时我和前辈在决赛场馆的新闻发布室里,看着场上的决赛,最终裁判宣布蓝雨获胜的那一瞬间,我激动的差点两眼一翻倒地上,只想尖叫着说:“我们大蓝雨是最棒的!!!!!!”

当然,碍着当时身边坐着的都是同行,没敢直接叫出声,激动的双手无处安放,就使劲揪身旁前辈的胳膊。(嗯,他最后被我揪青了,但这都是后话了,后话)

但是,激动归激动,该采访的还是得采访,该写的稿子还是得写。这支冠军队正坐在台上,昂首挺胸!

最开始大家问的问题都还算中规中矩的,什么夺冠的祝福,感想,对对手想说的之类的吧,到后来就越来越飘了,不知道哪一位同仁直接问:“各位新科冠军可以公布一下队冠军夫人的要求么?”嗯,很皮,李时珍的皮。

重点是他们竟然还认真回答了这个问题,其实他们具体说了啥我记得已经不清楚了。因为,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来,要说的!

我当时坐在舞台右边,靠近黄少这边,喻队在中间,听到这个问题,喻队好像思考了一会,然后告诉那位记者“缘分这种东西,我们都说不清的,随缘吧。”我当时的内心“男神你要不要活的这么佛系啊?!”

接下来就到黄少回答了,反正也没啥重点,不如趁他说的时候欣赏下我男神的盛世美颜好了。

我向台上看去,却看见喻队正望着我们这边,准确的说,是黄少这边。

黄少一直对着话筒说个不停,新闻官也没有打断他,整个会场就听见他清亮的声音。

喻队就这么看着他,一直看着他,把未来,把以后的日子说的有模有样。那种眼神怎么说呢,大概就是温柔的要把人淹死了那样(啊,觉得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新闻工作者,完全描述不出来那种感觉哇!)

喻队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和平时面对我们的那种公式化的完全不一样,感觉那种笑里是有星星发着光的,温柔,特别温柔,温柔到原地爆炸。

鬼使神差的,我举起了手里的相机,在所有人都把镜头对准正在说话的黄少的时候,悄悄拍了一张喻队。

凭借我大学全优的摄影技术,我拍下了我记者生涯中最让我自己满意的一张单人照片(最满意的集体照是国家队出征那张,但这也是后话了)

那张照片里,有半个黄少被虚化的侧颜,然后就是喻队在他身边望着他,眼睛里晶晶亮亮的,就好像灭绝星辰划过夜空留下的痕迹。(这是什么破比喻啊?!)

能拍出这种效果也托了我那个位置的福哇。如果光看我这个辣鸡描写想像不出那个情景的,给你推荐一部叫大话西游的经典电影,去看看里面紫霞仙子看至尊宝的眼神,和喻队的眼神,嗯,一模一样的。

由于蓝雨的氛围本来就是轻松的,这场发布会进行的格外顺利。但是由于黄少的话实在太多,一激动就关不住自己的话匣子,等到我和前辈走出场馆,已经很晚了,我们还有回酒店把新闻通稿写好整理好,上明天的头版。

前辈正在写稿子,我暂时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在旁边选照片,总要给冠军队选一张最帅的照片,让主编放到最大,贴在我们杂志的首页嘛!

最后我选了一张蓝雨全员的,然后悄悄把刚刚那张传到了自己的手机上,我也不知道那会自己是怎么想的,就是觉得那张照片太美好了,美好的我想私藏起来。

说句马后炮的话,大概我那会就隐隐发现这两人之间的基情了吧。嗯,如你所见,我是一个腐女,而且,在这件事之后一头跑进了喻黄大坑。

再之后,只要有蓝雨的新闻,我都会主动向主编申请去,对,冒着被黄少文字泡攻击的危险,主编也看在我是个实打实庙粉的面上每一次都同意。(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人实在不想遭受黄少的文字泡攻击)

渐渐的,我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发布会都坐在靠近黄少这边,然后基本上每次都能拍到喻队静静看着黄少讲话的照片。于是我手机里就存满了同一个版式的照片: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少年被虚化掉的侧颜,一个人眉眼含笑的看着他,眼睛里有星星。

作为一个cp党,我无疑是幸福的,每次我非cp党的好友跟我吐槽喻黄炒cp,我就会把我手机里的照片给她看,然后告诉她,要是一个人不是真心喜欢另一个人,会用这种眼神看他么?!

所以当世邀赛他们凯旋之后,喻黄正式向全世界公布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并没有太过惊讶,当然,还是高兴了好久,这两人终于公开了一个全世界都知道的秘密啊,老母般感动的热泪盈眶。

主编把这一期的头版交给了我,让我写喻黄的故事,当美工问我配图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把手机里那几十近百张图发给了他,美工以为我手机抽疯了一张图发了很多遍,嗯,他大概是没看见每一张时间都不一样,从第六赛季到现在,将近五年,而且我要求他把这些图一张不落的配上。

最近的一张,是喻黄两个人正式公布在一起那场发布会上的,黄少正在对着前面说“我这辈子就认定了队长这一个人,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分开,就算是天塌地陷,世界毁灭!”喻队就用那样温柔的眼神侧头看着他,一如最开始那样。

最后这一期由我主笔的杂志销量竟然超过了当期电竞之家,主编一高兴就给我多发了三千块奖金,忽然觉得自己可以说是很幸运了,嗑对cp嗑出了奖金。(就连我那个不嗑cp的好友都买了这期,然后跟着我一起跳入喻黄大坑)

那期杂志的主题,是我从第一次拍到那张照片时脑子里就出现的一句话: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着他,眼睛里是有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