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黛是黛不是呆

这里倾黛
可以叫我黛黛
写文ooc严重的咸鱼

主全职叶蓝/喻黄/周江/方王
雷点周叶/叶橙/叶受向
全职cp洁癖很重
写过ABcp向就不可能写AC或BC向
魔道除了晓薛都可

澄羡都能吃

欢迎勾搭
请多多关照哦
以上

【苏沐橙中心】小橙子的二十年

*首先是联文♡@五谷丰登蟹老板🐟🐕

*孤儿院阿姨视角

*出现了,我这个拉低太太联文水准的人

*ooc和私设满天飞

*一句话莫橙

接受得了就往下吧!

人老了,这记性就不好了,但你要让我说点关于小橙子的事,我这个老婆子还是说得上几件的。

小橙子那会儿才六岁,小小的白白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可漂亮的小姑娘了。就是可惜了,本来小公主似的人啊,爸妈都空难走了。跟着哥哥在亲戚那儿吃了半年的百家饭,最后还是他们表舅妈看不下去把他两送来我们这儿的。

第一次见到小橙子,她就紧紧的跟在哥哥后面,攥着哥哥的衣角怎么都不放手。她哥哥——就是阿秋,那会已经十岁了,特别懂事的孩子,自己一个人就办好了自己和小橙子的入院手续。这就算正式入院了。

小橙子可乖了,又有礼貌,见到我们每个人都甜甜地喊阿姨。院里的小孩子们也都愿意和她玩。也对,又白净又听话的孩子谁不喜欢呢?

后来,好像来了一对夫妇,我没记错的话是b市人,家里有两个男孩双胞胎了,说是想领养一个女孩,免得家里太闹腾。

阿秋那会儿懂事啊,悄悄求那夫妇领养小橙子,那两人一看小橙子那么乖,便也想领养她。

本来一切都说好了,但是小橙子就是不同意离开。就整天抱着阿秋,说什么都不肯撒手。

院长看着急了,就上来硬掰她,小橙子就哭,哭的哇哇哇的。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小橙子哭,还哭的那么凄厉。

最后大家实在拗不过她,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又过了有几年吧,阿秋初中毕业了,也到了可以打工的年纪,就打算从这里离开了。

小橙子才小学毕业,本来我们是不想她跟着阿秋出去的,兄妹两才多大啊,谁放心呢?但她一到关于阿秋的事就也别犟,我们劝不动她,只好同意她跟着阿秋出去住。

h市就这么大一点,在商业街那边,我再次遇见小橙子了。

小橙子长的比我高了,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这下长开了更好看了。围着条围巾,手里端着一冒着热气的保温盒。

她看见我过来,就和我打招呼,我们寒暄了几句,她还是那么懂事。我问她阿秋呢,她指了指旁边的网吧。我有点不太高兴,毕竟网吧在我看来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没想到,阿秋就这么走了。

陪小橙子回来取阿秋遗物的是一个姓叶的男孩,好像是阿秋的朋友。

那个男孩先出来了,小橙子一个人待在阿秋原来的房间里很久没出来,我们也不敢随便开门进去,就隔着房门听着小橙子的抽泣声。

小橙子哭了很久,最后院长进去抱着她,和她一起哭。阿秋那么好的孩子,我们其实打心眼里舍不得啊。

那天过后,我就很久没见过小橙子了。

过了好几年,院里一个喜欢研究电脑游戏的孩子指着一张照片问我“这个姐姐是不是以前在我们这里啊?”

我一看,是小橙子。

照片上赫然印着“嘉世战队——苏沐橙”。我一直小橙子小橙子的喊,都快忘了小橙子还有“苏沐橙”这么好听的一个大名。

我告诉那个孩子小橙子是我们这里的,小时候可听话了,比那孩子听话多了。

不过听那孩子说,小橙子去打游戏了,不对,他说的是电子竞技,我老了,也不懂这些,反正我知道小橙子可有出息啦,还有不少粉丝,和个小明星一样。

之后我也有意无意地注意着网上有关小橙子的新闻。我家孩子也喜欢打那个叫“荣耀”的游戏,他也喜欢在我面前提起小橙子。比如小橙子他们又获胜啦,又输了,或者怎么怎么样的。

那个陪着小橙子来过的男孩好像也是打电竞的,但我不确定,只是隐约记得这两人名字一样。不过也差不多,反正小橙子又出息就好了。

之后啊,我听说小橙子进了国家队,我家孩子还非要我和他一起看这个比赛的总决赛。我也看不懂屏幕上花花绿绿的在干嘛,我只看见镜头里面的小橙子眼中闪烁着那种耀眼的光芒。

最后,他们赢了,小橙子这是为国争光了。我也高兴啊,就好像自己看着的橙树苗苗终于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我没想到我还能见到小橙子,在她的婚礼上。院里的阿姨都接到邀请了,正好我那天轮休就去了。

小橙子比前几年更好看了,穿着婚纱的样子很漂亮,真的。

现场都是年轻人,我也没啥好玩的,还是小橙子主动过来找的我,新郎也跟着过来了。我看是个安安静静的小青年,挺沉稳的样子。

小橙子和我聊着天,那个小青年就在一边给小橙子剥瓜子,听我们聊天。

很般配,真的。

这一年小橙子二十六岁,距离我第一次见到她过了二十年,这二十年,小橙子真正长大了,不是那个跟在哥哥后边的小女孩了,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一个老婆子在一个深夜里想着一个女孩的过去,希望这个女孩可以把握住当下的幸福,然后有更好的未来。


写的不好,请各位提出意见,谢谢♡

【肖戴】我家怪盗小姑娘

*提前祝小戴生日快乐!么么扎!

*文笔渣,写不出小戴十分之一的好

*ooc和私设满天飞

*大概可能应该是个怪盗pa吧

*可能可能可能小戴生日当天还会肛一篇出来
  (↑不要乱立flag)

接受得了就往下吧!


这几天雨下的真大。

少女随手把东西揣进大衣口袋里,撑了把大伞就出了门,暗沉的黑色大衣掩不住下摆露出的裙子的蕾丝,靴子上还绑了两条丝带。

她要去Glory酒馆,开在贫民窟后边的巷子里那家。

出门的时候,那只黑猫就一直跟着她了,她当然是注意到了,但是没有把它驱赶开。

大雨把贫民窟本来肮脏甚至粘鞋的地洗刷地干净一些,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走着,担心调皮的孩子踩起的水花沾湿她的衣摆。这条裙子她一般是舍不得穿的。

才走到Glory门口,里面熙熙攘攘的声音就传出来了,不用想都知道大胡子米叔肯定又在起哄了。

她推开门,服务生顺手就接过她的雨伞和大衣,帮她收好。她把东西从口袋里拿出来,攥在手里。那只黑猫还跟着她,但是没有人把它拦在门外。

她穿过人群,和相熟的几个朋友打过招呼,本来在人群正中的米叔也向她挥了挥手,她向米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径直走向吧台旁的角落。

又被他抢先一步了。

那先生本来认真的调试着手上的钟表,听见靴子登登踩在地上的声音就抬起了头,果然,小姑娘真歪着头盯着他。

“队长,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让猫跟着我了好么?”小姑娘不高兴了。

那只猫此时跟了过来,跳在那先生的腿上,毛有些湿了,但还是试图求表扬。

“我们小魔女,前晚你才拿了伯爵女儿的东西,现在到处都是找你的人,你还真是不怕啊。”先生没有和她生气,只是无奈地笑笑。

小姑娘一提到这件事就来了兴趣“队长我跟你说啊,那天要不是你做的靴子可以插枪,估计我就被逮住了诶!好险的!”

先生看见小姑娘这样子,揉了揉她的脑袋“妍琦,以后要听话一点哦,不然我就不给你做道具了。”

小姑娘明显更加不高兴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去拿她的东西么?”说着,从手里拿出那条项链。

先生笑了笑,小姑娘跟了他这么多年,想什么他当然清楚。就比如现在。

先生拿过她“偷”来的那条项链,变戏法似的拿出另一条。

先生走到她的背后,为她系上,然后凑到她的耳边:

“生日快乐,我的小姑娘。”

「以后你每一年的生日礼物,
              应该都由我来送,
                   我的小姑娘。」


(灵感来自snh48h兔的新公演《头号新闻》里的《无声的探戈》(但我是s兔粉嘻嘻嘻),没有很好的表达出来我想写的吧。。。)

【邱宋邱】保安不是你想当,想当就能当

*看门小妹视角【邱宋邱无差】

*文笔渣,写不出邱非小可爱的好

*ooc与私设满天飞

*私设十三、四赛季左右

接受的了就往下吧

我,女,22岁,重本大学本科毕业生。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看大门,是的,你没看错,看大门。嗯,说的好听一点,叫做,保安(好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啊)。

故事说起来有点复杂。大概就是我在刚毕业闲着没事的时候,我看茗乾绿场子,啊呸,大门的二舅在搬东西的时候闪了腰,然后我妈以锻炼我为名,把我赶去帮二舅看大门。

再然后,我们亲切的夏总在一次视察员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想的,把正窝在保安室里打荣耀的我,调任了?!具体就是把我从一个大门,调到另一个大门。。。

当我站在(我将要看的)大门前时,内心疯狂赞美夏总!夏总你是电,你是光,你是……(捂嘴带走)对对对!我要看的场子是——嘉!世!的!

嘉世啊,那可是我初入荣耀圈的信仰啊,虽然重新回到职业联赛中的新嘉世不如之前那么辉煌,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对它的喜爱!还有邱非小可爱和闻理小可爱,啊,我反复死亡!

嘉世毕竟以前是个大战队,即使重组后环境还是很棒的。人是肯定不如以前多了,但是邱非队长对大家都很好(上至队员下至我养的猫那种好),嘉世就像一家人一样,emm,反正大概比老嘉世的氛围好吧。

关于老嘉世,我大多都是从同为保安的老刘那里听来的,以前只知道叶神很nb,二翔很可爱,还有沐沐女神很美。现在从老刘那里听说各位大神的八卦,比如二翔喜欢半夜偷偷出去吃宵夜,沐女神喜欢熬夜看电视剧之类的(嗯,包括叶神最喜欢抽的烟的品种)。

不过邱非小队长的八卦倒是没怎么听他提起过,不过也对,一个二十岁出头,遵纪守法,不抽烟,不喝酒,不熬夜的好青年也实在不该有啥小八卦。

保安的工作当然闲啊,也就没事挡挡太过疯狂的粉丝,收收快递,之类的。偶尔上个夜班,也就窝在保安室了追追剧,打打游戏,都法制社会了,谁还有事没事当小偷啊?!保安的意义何在啊?!

直到一个月黑风高的午夜(bushi),我第一次觉得这个职业是多么的重要!

那时,我一个人待在保安室,听到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保安,我的第一反应:自家猫主子!

这时我家主子却从桌子下钻了出来!那外面的是?!贼!

我反手拿起跟特长的杆子就出了门,月光的照耀下(前面不是月黑风高么?!/捂嘴带走),只见一个人扒在墙头上!

我定睛一看,穿的还挺人模狗样哈!等等,他胸前这一个反光的是!霸图队徽!我5.2还在月光下贼啦好用的视力告诉我,这是个霸图粉!

这性质可就不是贼那么简单了啊喂!想想以前网上有叶神去霸图打比赛被不明人物泼了不明液体的传闻(乐乐:qnmb的不明人物!),搞不好这是哪个霸图粉准备谋害我们嘉世!!!

我鼓起勇气,一句话没说,拿起杆子就往那人身上怼,估计他也没扒紧,从墙头上栽了下去!我也吓得有点懵,不过那面墙不是很高,那个人,应该,大概,可能,不出意外的话,没事吧……

第二天一大清早,就有人来找邱非小队长。竟然是霸图这个赛季刚接任队长的宋奇英,我当时的脑内弹幕是“woc,不会我昨天打下去的是霸图高管之类的吧?!要他们队长亲自出面弄我么?!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我想也没想就给他放行了,他径直走上楼。过了好一会儿,都到午饭时间了,本来不值班的老刘却回来了。一进保安室就问我“昨晚你是不是把什么人从墙头上打下去了?!”

我心下一惊,完蛋,出事了“是。。。是啊,怎么了?”

“你个熊孩子!那是宋奇英宋队长啊!你是不是傻?!把人家腿都弄着了!还好没啥大事。”老刘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戳我的脑门。

“宋队长?他大半夜扒嘉世墙头干嘛?”我有点懵逼,不对,是十分懵逼。

“你不知道宋队长和邱队长在一起了么?人家小情侣喜欢翻墙头你管得着吗?一看就读书时候没谈过恋爱,你刘叔我以前啊,可还是……”

“等。。。等等,老刘你刚刚说啥?!”我的大脑一下有点绕不过来,有点卡机了。

“我以前在学校里谈恋爱啊。”老刘还在追忆他的青春年华。

“不对,上一句,邱小队长和宋队?在一起?!”

“是啊,你不知道么,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啊……”这下换老刘一脸懵逼了。

这时候,邱小队长和宋队一起出来了,看样子是要出门吃饭,我静静看着他们十指相扣的手,给了老刘一个了然的眼神。

很久很久以后,我在茗乾绿的公关部办公室里,听着几个同事再说最近一场新嘉世和霸图的比赛,什么两家宿仇啦,什么十几年对手啦。

我呵呵两声,一看就没谈过恋爱啊!年轻人!

「一直想要青春里有个人,冒着被保安抓住的危险,晚上翻墙来找你——鲁迅没有这么说过」

(注:灵感来自我班某男生周末翻墙进学校拿没带回家的作业被保安怼下来。翻墙后果惨重,不要模仿)

【知乎体/叶蓝】有一个比起自己nb很多却黏着自己的对象,是怎样的感觉


*文笔渣,写不出小蓝十分之一的好

*ooc和私设满天飞

接受得了就往下吧!

【知乎体】有一个比起自己nb很多却黏着自己的对象,是怎样的感觉

题主:如题,对,我就是来吃狗粮der,暗搓搓邀了一个人,不知道会不会来呢?

蓝河河今天抢到boos了么? 
回答于✘年✘月✘✘日

啊,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会邀请我诶!

嘿嘿,我就不腻了,反正你们也会猜到是我的。

嗯,我对象,你们都知道的,不用再介绍了吧,不不不,还是有不玩荣耀的朋友吧,好吧~_~我男人!荣耀教科书!四个冠军在手!反正就是很66666的人,包括但不仅限于游戏方面!

(咳咳,上一段好多话都是某人求着我打的,我是黄少粉,谢谢,并不想吹某人呵呵)

嗯,反正他就很棒啊,粉丝也很多。我嘛,也算是打游戏的吧,不过不是像他一样的职业选手,就是个工会高管啦。(虽然题主邀我肯定把我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的,但一定有路人不明情况么嘿嘿)

嗯,写到这里,应该有人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吧。。。他真的很nb,比我666一万倍那种。虽然不想过分贬低自己,但这确实是事实哇。。。每次和他jjc,总是被他“在杀你的过程中教你”(杰大和天翔小哥哥开黑的梗)

不过,他的比我666一万倍,也仅仅是限于游戏,也就是荣耀方面。说几句粉丝要打我的题外话:你们大神平时在家连只袜子都要和衣服一起丢进洗衣机,泡面盒子堆得山高,我才不会帮他收(手黄再)

嗯,题主问题的重点实在后半句么?好吧,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某人的确挺黏我的,嘿嘿嘿。当然,这要抛开他所有烟都在我掌管下的前提。

先歪个楼,讲讲我和他吧。最开始对他的感情就像所有小透明对大神的敬畏(虽然我也不算太透明,但放在他面前,实在不够看。)后来,渐渐发现,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自爆一下,我曾经去他身边当过卧底。嗯,很失败,还被策反帮他管理工会,好气哦,可还是打不过他。

先不要讲这段黑历史了,聊点别的。。。emm和他在一起,还是他跟我表的白(他家粉可以日常羡慕我了,嘿嘿嘿,不对,和不要脸的人待久了,果然也会不要脸啊),他去带队打世邀赛,我本来是黄少的随队翻译,结果被某人拐到他那里,嗯,使我少了一个和黄少亲密接触的机会。

咳咳,那段时间,中国队因为时差和磨合的原因表现不是特别好,他每天就很憔悴啊,本来有点虚胖的,都瘦成竹竿竿了。八强打英国那场逆袭之战,大家表现的特别好,状态完全调整过来了,他整个人放松了很多,比赛一完就出去抽了支烟。

作为随队翻译,我就跟了上去。看见某人正在通道口那里,那天的夕阳很好,我看着他站在那里,像被镀上一层金光。我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

「蒙尘的神,在人间流浪」
(↑蛋总的二三事封底的句子,不知道算不算侵权,但是写的真的巨好!)

他大概是听见我来了,转过头好像对我说了句什么,但是我没听清,然后他走过来,扣住我的脑袋,把一口烟渡到我嘴里。

我当时的内心你们以为是炸成烟花么,呵呵,我只想说,那烟真™呛人。

反正就这样,我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顺理成章的同居[doge][doge]

在一起之后,某人的日常就是粘着我。。。和电脑[再次手黄再]。

比如明明自己可以洗完头吹头发,氮素非要我给他吹,我也可以自己吹头发,他又非帮我吹,都不是三岁小孩了好么?!哦,我忘了你才四岁。

再比如打游戏,开个小号成天跟在我后面,导致几个朋友一度以为我出轨一个叫「忧郁小猫猫」的女号。(我是不暴露他小号了?暴露也无所谓,反正你们看见就打他好了)

再比如。。。太多了,✘乎字数限制说不完(其实是辣鸡作者不想写了)。主要前面废话太多。。。

嘻嘻,总的来说,有一个比你nb却黏你的对象就珍惜吧,ta是真的很爱你,才会褪去一身光芒,和你柴米油盐的过一辈子。

许博远写完,觉得脖子有点疼,抬起头,看见某人正坐在电脑前,叼着根吃完的棒棒糖大杀四方。

「他大概是真的很爱我,才会褪去一身光芒,和我柴米油盐的过一辈子。」

被所有叶粉羡慕的男人如是想。

【郑徐】第一最好不相见

*导游小妹视角

*私设与ooc满天飞

*一方死亡梗,算是be

*文笔渣,流水账流

*改过一个小细节重发(¬口¬)ノ

接受的了就往下吧!


大三暑假的时候帮舅舅开的旅社当临时工,舅舅分配给我的任务是带团去西藏,我男友是那边的人,我也对那边比较熟悉,工作也比较轻松,主要带着游客去转转山和去寺庙。

送走了大概两个团之后,舅舅跟我打电话,说下一次要带的客人不是随团的,一个人,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人挺好相处的,当天下午到,然后把他的电话给了我,广州的手机号。

我如释重负,毕竟面对了一个多月的大爷大妈们,终于来了个年纪相仿的,总有点共同话题,也不会像哪些大爷大妈唠叨个没完。

下午我早早和男友到机场接人,才到机场,舅舅就打个电话过来和我说之前忘记告诉我客人的名字,郑轩。

我一听就激动了!woc!郑轩大大!蓝雨的郑轩大大!又是广州的手机号,我的妈,我难道要见到活的郑轩大大了么!!!

我压住我颤抖的声音,强装淡定地问舅舅:“是那个打游戏的郑轩么?”舅舅呵呵了两声说:“什么叫打游戏的,人家那是电子竞技,亏你还大学生呢,这都不懂!”

我激动地挂了电话,男友看我接完电话后一直激动的拍椅子,就问我怎么了,我深呼吸了两口,告诉他:“这次的客人是郑轩大大,就是那个枪淋弹雨!”男友显然比我更兴奋,他可是一个蓝雨死忠粉嗳!

我们两个就在激动中等到了从广州飞来的那班航班。郑轩一出出口我就看见他了,但是当时机场人多,他又是公众人物,不敢大喊,只好使劲向他挥手。他显然是看见我们了,拉着个小行李箱走了过来。

男友看见他激动的不得了(当时我从老家过来的时候他接我都没有这么激动),好吧,我也很激动,小心脏噗噗噗的跳。还是男友先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那个,郑轩大大,你就带这么一点衣物么?这里晚上还是挺冷的。”

我仔细一看,郑轩果然只拉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箱子,虽然现在是夏天,但这也仅仅是对内地来说的夏天,在西藏还是有些冷,这一点衣物实在有些不够御寒。

“这次走的急,没来得及好好收拾,先这样吧,要是不够等会再去买吧。”郑轩大大倒是活的随性啊。。。只是他现在穿着短袖短裤站在地面温度不到二十五度的西藏,真的不冷吗?!有什么旅游走得急连衣物都不好好收拾啊!

嗯,忘记这尴尬的一幕,我们上了车,男友开车,一路上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直和郑轩大大讲个没完,“大大,我特喜欢你,就你突突突的甩手雷,我看不比张佳乐差!”

郑轩一直看着车窗外,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话“谢谢,但张佳乐前辈的确比我厉害很多。”说完,又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了郑轩大大你怎么突然想来西藏玩了?”郑轩听到这个问题把头转过来,一字一句认真的回答:“有一个傻子叫我来替他看看雪域高原。”

我小女生的心思让我一下子就听出了他话里这个“傻子”对他一定很重要,而且八成把他甩了之类的。看男友还想再问些什么,我一个眼刀给他甩过去,他就马上乖乖闭了嘴。

我打着哈哈转移话题:“郑轩大大,我男友真是你的脑残粉,家里有好多你的海报呢!哦,对了,待会带你去八角街那边看看,我跟你讲…………”

酒店里机场有点远,到了的时候已经不早了,男友去办入住手续的时候,我悄悄问郑轩大大:“我男朋友有没有很烦哎?”

郑轩大大笑了一下说:“嗯,比黄少好多了。”我作为一个黄吹,决定把这句话微博私信给黄少,哼╯^╰我们烦烦明明那么可爱!

等我和男友回到家,都晚上八九点钟了,我一边烫脚一边和男友说,明天出去玩的时候不要提郑轩大大来的原因,揭人家伤疤不好。男友还一脸懵的问我为什么。呵,直男。

第二天上午,我们去了大昭寺那边,郑轩大大有一些高原反应,我们给他喝了些红景天,他才缓过来一点。一问,果然,一点准备措施都没有就来了,把自己的命用来开玩笑么?!而且他要是就这么凉了,我岂不是就是蓝雨罪人了哇!

但是吧,我还是挺好奇的,到底是谁可以让一个就算在赛场上看起来都有些懒散的郑轩,脑子一热马上就来了西藏。

考虑到郑轩大大身体原因,接下来原本在拉萨的行程,被改到了海拔更低的林芝。我一直很喜欢这里,环境很好,没有一点污染,天比拉萨的都纯净些,而且没有工厂,空气清新的不得了。(作者:我主要是想吹一波这里,真的巨美!三月那个桃花美到炸!秋天山都是彩色的!)

驱车半天到了那里,郑轩大大的高反果然好了不少,于是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明天去野炊。

我们一早就出发了,今天是个大晴天,天蓝的感觉离我们很近,伸出手就碰得到,连一朵云都没有的那种蓝。野餐的地方也选的好,除了我们就没别人了。

郑轩大大其实人挺好相处的,但是吧,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我印象中的郑轩大大应该是那种懒懒散散,说着压力山大但依旧把对手打的屁滚尿流的那种。不是现在这个一脸忧郁的文艺青年啊喂!

酒足饭饱,我们三个坐在一条小溪边上,把鞋袜脱了,让溪水从脚上流过,凉凉的,很舒服。(作者叨叨:不要真的在西藏晴天这么干,亲测的结果是脚被晒伤。)

此情此景,特适合表露心迹。我虽然不想揭人家伤疤,但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还是问出了那个我好奇好几天的问题:“郑轩大大,你为了谁来的这里?”

郑轩可能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我看他不可觉察地谈了口气,就说“那个,不想说也没关系啊……”

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真的回答我了,“一个傻子啊,不过他已经不在了,他一直想来,但是要打比赛,要训练,就一直没来过,到死也没来。这里是世界上离天最近的地方,我到这里,帮他完成了心愿,也离他近了一点。”

这段话里信息量太大,砸的我有一点反应不过来,这次倒是男友先反应过来“对不起啊,戳你痛处了。”

“没事”郑轩只回了这两个字。而此时的我拿出写论文都没有的智商开始分析,要比赛和训练,一定也是个职业选手,但是已经走了,是谁呢?我好像不知道哪个职业选手走了啊?

微博特关的声音提醒我没有关流量(bushi),我拿出手机一看,吓得差点把手机丢进溪里——

蓝雨战队V
景熙,你要在天国好好的照顾自己啊,守护天使终于还是回到天国了么。。。
蓝雨俱乐部,徐景熙,守护天使,灵魂语者,确认死亡。//人民日报:四天前发生于✘✘的空难确认死亡170人,包括150名乘客和20名机组人员,死亡名单如下【配图】【配图】

第一张配图里赫然写着徐景熙的名字,我忽然感觉一块大石头压的我喘不过起来,抖着声音问:“是。。。是他么?”

郑轩仰起头,但泪水还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对,他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选的什么破职业啊,天使就是要去天国么?!真的,我昨天高反的时候想,就这么死好了,去天国陪他。”

然后他从兜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很明显是徐景熙,看起来十七八岁,大概是刚加入蓝雨那会的时候拍的,照片上的少年还笑的很灿烂,阳光洒在他脸上,少年人却不在了。

我不知道最后是怎么把郑轩送上回程的飞机,只记得看着他进了安检之后,我就扑到男友怀里,哭的泣不成声。

回家路上,有些小姑娘唱着歌,唱的是仓央嘉措的诗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喻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着他,眼睛里是有光的

*记者小妹视角

*文笔渣,写不出喻黄十分之一的好

*ooc和私设满天飞

接受得了就往下吧!



我是一个电竞记者,说的准确一点,是一个以荣耀为主的电竞小报的记者。

我们报社论规模肯定比不上电竞之家那种大报社啦,但是在业内还是算可以的啦。

我刚参加工作那年,荣耀第六赛季,主编让我跟着一个前辈一起跑报道,因为那会还是小新人,所以稿子大多是前辈写的,我就负责拍照和录音之类的。

那个赛季从一开始,蓝雨就表现得非常好,人气也很高,导致我们三天两头就要跑一次蓝雨的新闻。

说实话吧,采访黄少真是挺让人崩溃的,每次都要准备两只录音笔,采访完了还要和前辈一起,把他一大堆垃圾话里有意义的挑出来,他虽然话多但是有价值的真的不多,回答问题都挺滴水不漏的。每段录音都要好好听很多遍才能挑出一些有用的。(这也让我有一段时间里做梦都是黄少的声音在耳边叨叨叨叨叨叨)

也是在这个赛季,我粉上了喻队,想当年我还是一个死宅女大学生的时候,还吐槽过很久喻队的手速,现在看来我那会真是被猪油蒙了心哇!

真的,喻队是一个特别好的人,赛场上下都给人一种谦谦君子的感觉,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眉眼之间尽是温柔,大概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了。

那个夏天是属于蓝雨的,属于这支我最喜欢的战队!

当时我和前辈在决赛场馆的新闻发布室里,看着场上的决赛,最终裁判宣布蓝雨获胜的那一瞬间,我激动的差点两眼一翻倒地上,只想尖叫着说:“我们大蓝雨是最棒的!!!!!!”

当然,碍着当时身边坐着的都是同行,没敢直接叫出声,激动的双手无处安放,就使劲揪身旁前辈的胳膊。(嗯,他最后被我揪青了,但这都是后话了,后话)

但是,激动归激动,该采访的还是得采访,该写的稿子还是得写。这支冠军队正坐在台上,昂首挺胸!

最开始大家问的问题都还算中规中矩的,什么夺冠的祝福,感想,对对手想说的之类的吧,到后来就越来越飘了,不知道哪一位同仁直接问:“各位新科冠军可以公布一下队冠军夫人的要求么?”嗯,很皮,李时珍的皮。

重点是他们竟然还认真回答了这个问题,其实他们具体说了啥我记得已经不清楚了。因为,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来,要说的!

我当时坐在舞台右边,靠近黄少这边,喻队在中间,听到这个问题,喻队好像思考了一会,然后告诉那位记者“缘分这种东西,我们都说不清的,随缘吧。”我当时的内心“男神你要不要活的这么佛系啊?!”

接下来就到黄少回答了,反正也没啥重点,不如趁他说的时候欣赏下我男神的盛世美颜好了。

我向台上看去,却看见喻队正望着我们这边,准确的说,是黄少这边。

黄少一直对着话筒说个不停,新闻官也没有打断他,整个会场就听见他清亮的声音。

喻队就这么看着他,一直看着他,把未来,把以后的日子说的有模有样。那种眼神怎么说呢,大概就是温柔的要把人淹死了那样(啊,觉得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新闻工作者,完全描述不出来那种感觉哇!)

喻队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和平时面对我们的那种公式化的完全不一样,感觉那种笑里是有星星发着光的,温柔,特别温柔,温柔到原地爆炸。

鬼使神差的,我举起了手里的相机,在所有人都把镜头对准正在说话的黄少的时候,悄悄拍了一张喻队。

凭借我大学全优的摄影技术,我拍下了我记者生涯中最让我自己满意的一张单人照片(最满意的集体照是国家队出征那张,但这也是后话了)

那张照片里,有半个黄少被虚化的侧颜,然后就是喻队在他身边望着他,眼睛里晶晶亮亮的,就好像灭绝星辰划过夜空留下的痕迹。(这是什么破比喻啊?!)

能拍出这种效果也托了我那个位置的福哇。如果光看我这个辣鸡描写想像不出那个情景的,给你推荐一部叫大话西游的经典电影,去看看里面紫霞仙子看至尊宝的眼神,和喻队的眼神,嗯,一模一样的。

由于蓝雨的氛围本来就是轻松的,这场发布会进行的格外顺利。但是由于黄少的话实在太多,一激动就关不住自己的话匣子,等到我和前辈走出场馆,已经很晚了,我们还有回酒店把新闻通稿写好整理好,上明天的头版。

前辈正在写稿子,我暂时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在旁边选照片,总要给冠军队选一张最帅的照片,让主编放到最大,贴在我们杂志的首页嘛!

最后我选了一张蓝雨全员的,然后悄悄把刚刚那张传到了自己的手机上,我也不知道那会自己是怎么想的,就是觉得那张照片太美好了,美好的我想私藏起来。

说句马后炮的话,大概我那会就隐隐发现这两人之间的基情了吧。嗯,如你所见,我是一个腐女,而且,在这件事之后一头跑进了喻黄大坑。

再之后,只要有蓝雨的新闻,我都会主动向主编申请去,对,冒着被黄少文字泡攻击的危险,主编也看在我是个实打实庙粉的面上每一次都同意。(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人实在不想遭受黄少的文字泡攻击)

渐渐的,我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发布会都坐在靠近黄少这边,然后基本上每次都能拍到喻队静静看着黄少讲话的照片。于是我手机里就存满了同一个版式的照片: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少年被虚化掉的侧颜,一个人眉眼含笑的看着他,眼睛里有星星。

作为一个cp党,我无疑是幸福的,每次我非cp党的好友跟我吐槽喻黄炒cp,我就会把我手机里的照片给她看,然后告诉她,要是一个人不是真心喜欢另一个人,会用这种眼神看他么?!

所以当世邀赛他们凯旋之后,喻黄正式向全世界公布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并没有太过惊讶,当然,还是高兴了好久,这两人终于公开了一个全世界都知道的秘密啊,老母般感动的热泪盈眶。

主编把这一期的头版交给了我,让我写喻黄的故事,当美工问我配图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把手机里那几十近百张图发给了他,美工以为我手机抽疯了一张图发了很多遍,嗯,他大概是没看见每一张时间都不一样,从第六赛季到现在,将近五年,而且我要求他把这些图一张不落的配上。

最近的一张,是喻黄两个人正式公布在一起那场发布会上的,黄少正在对着前面说“我这辈子就认定了队长这一个人,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分开,就算是天塌地陷,世界毁灭!”喻队就用那样温柔的眼神侧头看着他,一如最开始那样。

最后这一期由我主笔的杂志销量竟然超过了当期电竞之家,主编一高兴就给我多发了三千块奖金,忽然觉得自己可以说是很幸运了,嗑对cp嗑出了奖金。(就连我那个不嗑cp的好友都买了这期,然后跟着我一起跳入喻黄大坑)

那期杂志的主题,是我从第一次拍到那张照片时脑子里就出现的一句话: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着他,眼睛里是有光的】

洋箐,就魔道里面薛洋×阿箐哇,因为我双道党,又不想看洋洋孤独终老,阿箐就很可爱啊,个人感觉和洋洋蛮配的。。。

繁花漫天不成景【二】

/特别短

/哦哦洗预警

/不算刀的刀。。。吧

/开学就失踪了,这篇可能会太监。。。


第五赛季的后半程和季后赛,是张佳乐一个人的疯狂。

他的百花式打法虽然看上去绚烂夺目,其实只是辅助的作用。

在繁花血景里,百花缭乱只负责掩护落花狼藉,真正的输出其实是落花狼藉。

张佳乐觉得他一辈子都忘记不了那个在一片火光中挥剑厮杀的身影。

可惜,并肩的身影,到最后空余一人。

已经是深夜了,张佳乐还坐在训练室里,脑中一遍遍回想着刚刚训练时的场景。

好炫,可惜没打中………………

那片繁花里,少了一个人。

他叹了一口气,左手又放在了键盘上。他必须要努力,他要背负着他和孙哲平两个人的梦想,一直走下去。

上下眼皮有点开始打架了,甚至张佳乐困到手都有些颤抖。但恍惚间,又好像在屏幕中看见那个挥着重剑,不顾一切拼命的家伙。

………………
张佳乐的转变是所有人预料之外,意料之中的,从一个辅助到一个攻坚手,没人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努力。

这一次,百花缭乱不再为掩护谁,而是成为战队中核心的输出。子弹擦着猎寻的枪管呼啸而过,没有绚烂的光影,只有一击必中!

而这一切,都为了心中那个目标,是他的,也是他们的:

冠军!

一步一步,张佳乐带领着百花在后半赛季越打越猛,离那个目标越来越近,就只剩一步了!

季后赛,最后一场。

面对王杰希魔术师打法的无力感,就好像当初面对一叶之秋时一样。

明明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了,现在却被打得溃不成军,明明拼尽了全力,却无力反击。

输了。

彻底输了。

团队赛以王不留行的星星射线落下帷幕,他也只剩0.5%的血。

但终究,百花这一个赛季的疯狂,付诸东流。



想了一下,加了个专属tag。。。

[双花]繁花漫天不成景【一】

~发发存稿,净化tag

~bcy发过,不是盗文

~相信我,真的是he

~~~~~~~~正文分割线~~~~~~
孙哲平离开百花的那天,百花上到老板下到食堂大妈都去机场送他了。

除了……

张佳乐。

其实这天张佳乐醒的很早,准确来说,他是一晚上没睡。

六点不到,张佳乐就听见走廊上窸窸窣窣的声音。

“孙前辈,要不要我把张前辈叫起来啊?”邹远问到。

“不用了,就这样离开挺好的。小远啊,我走了以后,你也要继续努力啊,照顾好自己,不要忘了提醒乐乐睡前做手操,嗯,你也得做,不然像我一样怎么办。还有啊,这是乐乐房间的钥匙,你随身带着,他冒冒失失的,老忘记带房间钥匙,就在我这里放了一把备用,以后我走了,他再忘记带,你就帮他开门哈……”孙哲平絮絮叨叨地说着。

“好了孙前辈,你怎么比蓝雨那个黄少天还话痨啊!”唐昊为了活跃气氛,调侃了两句。

“嘿,这不是要走了吗,多交代几句嘛。对了日天,不准惹乐乐生气啊,小心我揍你!”

“不准叫我日天!!!”

他们打闹这出了门,有意无意的,没人去触及那个沉重的话题。

张佳乐背靠着那扇宿舍门,听他们的脚步声渐渐消失

他渐渐无力地瘫坐下来,脑袋靠在门背上,地上很冷,冷得刺骨。

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唇,却怎么都止不住泪水从眼眶中漫出来,止不住哽咽的声音从嗓子最深处发出。

张佳乐比任何人都了解孙哲平的手伤,也比任何人都明白,他这一走,不可能再回来。

明明他们可以用繁花血景走很远,甚至走到那个最耀眼的位置,但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所有的梦想轰然倒塌。

曾经他们约好了,要并肩站在冠军的领奖台上,约好了要一起带领百花走向巅峰,约好了要一起建立属于他们的荣耀,约好了………………

原本两个人的故事

如今却只剩他一个人了…………

百花缭乱绽满天涯,空余梦中落花狼藉。

~~~~~~~~~~~~~~~~~~~~~~~~~~~~
真的被吓到了⊙∀⊙!

揉揉我自个儿